<mark id="f7ttg"></mark>

    1. <output id="f7ttg"><legend id="f7ttg"></legend></output>
        中國醫療人才網專業提供醫療衛生、美容保健、醫療器械、生物制藥、藥店連鎖求職招聘服務!
        您當前的位置:醫藥人才網 > 職場資訊 > 醫美化妝

        你的臉上全是細菌歐萊雅資生堂還想幫你養大它們

        來源:醫藥人才網 時間:2019-07-06 瀏覽量: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某知名香皂品牌在廣告中都宣稱,其產品能夠消滅99%的細菌。但不知從何時起,這個宣稱已經變成了消滅99%的有害菌。

        別以為這只是文字游戲,事實上,人家不僅僅是不再無差別殺菌了,沒準還在想辦法在你的臉上“養細菌”!

        品觀君可沒和你開玩笑,寶潔、歐萊雅、資生堂、巴斯夫、科絲美詩、奇華頓等行業里各個鏈條的大佬們已經花了10多年的時間研究怎么幫你養臉上的微生物了。

        就在今年6月中旬,歐萊雅集團對外發布它們在皮膚微生態領域的研究,歐萊雅中國研發和創新中心副總裁Maxime DE BONI在媒體采訪中表示,屬于皮膚微生態的時代已經來臨了。

        看來,化妝品行業新一輪的軍備競賽又開始了。

        化妝品界的殲-20來襲

        什么是皮膚微生態?品觀君先用一句話來概括一下:我們皮膚表面大概有1000億個微生物(包括細菌、真菌、病毒;約每平方厘米100萬個),超過1000個種群。微生物群落的構成的多樣性,反饋了皮膚狀態,也能對皮膚產生影響。

        為什么這么多行業里的大佬都在抓這項技術呢?

        因為這些微生物是我們的臉上保護罩和肌膚狀態的晴雨表,同時,不同的菌種直接或間接地和特定的皮膚問題相關聯,通過對菌種狀態的調控,我們可以用化妝品達到特定的功效。

        例如,歐萊雅在研究中剛發現,受到頭皮屑困擾的人群中,馬拉色菌的數量有點超標,而表皮葡萄球菌、痤瘡棒桿菌的數量有點兒少。而歐萊雅的產品策略就是適當減少馬拉色菌的數量。

        再說得直白一點,我們以前的化妝品,是和皮膚組織本身“搞好關系”,而基于皮膚微生態研究的化妝品,是要和我們皮膚表面的微生物群體搞好關系。化妝品的訴求雖然沒有變,但“打擊目標”已經發生了根本變化,這絕對算得上是一項重大的戰略轉移。

        如果把這項技術比做戰斗機,那么基于皮膚微生態做的化妝品可能算是化妝品界面的殲-20。因為,打擊目標變了,意味著打法的轉變,皮膚微生態的研究為行業帶來的也許是產品的迭代。

        當然,這并不代表傳統的化妝品就沒活路了,大佬們自然也不會因為以皮膚微生態做產品之后就把原有的產品都斃掉。

        畢竟無論是品牌還是消費者對護膚的基礎認知升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雖然殲-20要上天了,殲-10、殲-8不也還得接著飛。

        大家都玩到了哪一步?

        說了這么多,市面上的公司到底都在皮膚微生態的領域玩到哪一步了呢?品觀君就目前各家企業已公布的資料整理出了一張表格:

        09520627802076628.jpg

        但從大佬們動不動超過10多年的研究時長上可以看出,各家企業對皮膚微生態的研究相當重視,早就“悄咪咪”地開始做起了技術儲備。

        事實上,大企業也很早就認定皮膚微生態的研究是未來重要的戰略技術儲備。Maxime De Boni就直接說明,這是歐萊雅集團的5大創新方向之一。中國作為該集團全球六大研發和創新樞紐之一,已經成為肌膚微生態科研的重要“腹地”。

        當然,其他大企業對皮膚微生態的認知也十分超前,比歐萊雅早動手的企業有幾家。那么大家已經做出產品了嗎?

        目前,巴斯夫和奇華頓兩家原料企業已經研發出部分原料,同時,他們還在進行微生物的篩選和生態模擬。

        在品牌公司方面,Maxime De Boni交了個底:目前為止在歐萊雅中國沒有任何產品使用了皮膚微生態技術的技術。寶潔、資生堂等大公司也把消息捂得很嚴實。

        在代工領域,科絲美詩、全麗兩家企業在今年都對外宣布已經有成熟的成品技術,但目前為止還沒有明確透露有客戶加工產品。

        因此,在市面上,我們還沒看到明確打出的“皮膚微生態”宣稱的產品。

        然而,即便歐萊雅這樣的大佬們到目前也沒有推出相關的產品,但他們敢把這件事兒拿到臺面上來說,說明護城河已經挖得足夠深了,而且家里已經有儲備好的產品了。

        這條賽道很難跑嗎?

        毫無疑問,這條賽道很難!投入高,難度大,成品轉化難。

        首先,這絕對是一條燒錢的賽道。

        試想,這些大公司在這一領域動不動就做了10多年,直到2015年,資生堂在全球知名的化妝品技術會議平臺IFSCC上發布成果,各家企業才漸漸對外公布自己的研究進展和成果。

        這意味著,很多企業即便知道有這么一條賽道,也不見得有錢砸進去,畢竟就連國際大企業花十幾年的功夫也沒做出個“像樣”的產品。

        換句話說,十幾年不能變現,對資金實力并不那么豐厚的中小企業而言,這種長線且難以出成果的高投入,幾乎等同于技術勸退。

        咱們再從技術上來聊聊皮膚微生態的難度。

        首先,品觀君得給各位交個底,其實人們對皮膚上微生物的研究并不新鮮。早在30年前,歐萊雅就開始開發細菌在化妝品應用中的潛能。當時,歐萊雅從溫泉中提取了一種叫線狀透明顫菌(Vitreoscilla filiformis)的細菌。

        當然,那時候大家對這個領域可能連“初窺門徑”都談不上。

        因為,直到1990年代,微生物學家在標準的實驗室培養條件下只能檢測到不足1%的細菌群落。換句話說,我們皮膚上有超過1000個不同的微生物種群,那時候我們連10個的都沒認出來。

        看到這里,看官們大概能明白過來,想走這條賽道,你得先認清楚皮膚上有哪些微生物。但光是認識微生物這塊就很麻煩,因為當時微生物的認知技術——基因測序技術還不是那么成熟。

        舉個例子,2005年的時候,一個人要做一套全基因組測序可能要11年,花費高達上億美元。直到2010年,測序的時間縮短到了幾周,費用也大大降低。

        此前,歐萊雅和奇華頓都曾對外表示,自己使用的是高速基因測序的技術來定位(認識)這群微生物。而高速基因測序的技術進步讓這些企業能夠找到微生物種群,而且能夠以定性(細菌的科、屬和種)和定量(不同細菌的占比)的方式描述這個細菌的世界。

        這個過程就很漫長,連歐萊雅自己也說,雖然已經在這一領域研發了15年,直到最近5年,才看到知識的累計在加速,這方面的知識和研發才產生一些突破。

        更讓人頭大的是,皮膚微生態是一門基礎研究,想依靠這個理論做出產品,轉化也不容易。

        皮膚微生態的研究目前有三條路做產品的轉化,最可行的一條是,給對皮膚有益的細菌補充養分,讓它們過上好日子,俗稱“益生元”,這和我們喝“益生菌”飲料,調整腸胃菌群平衡的路子差不多。

        第二條路就是直接給皮膚補充有益菌群分泌的物質,這叫“后生元”。最后是一條野一點的路子,直接的給你的皮膚補“菌”,把活菌放到皮膚上,這恐怕已經超出了化妝品的范疇。

        至于怎么補、補多少,怎么做到產品里去,這些都是具體實踐的問題,許多企業都還在探索。

        中國知名代工企業全麗生物科技(以下簡稱全麗)總經理方祥銘就曾表示,發現肌膚的失調與微生物的生態失衡之間的關系,需要運用大量的新技術、臨床的實驗,以此獲得真實有效的數據。

        中小企業玩得起嗎?

        在玩皮膚微生態的都是一些國際化的大型企業,俗稱“有錢有閑”,那么中小企業玩得起嗎?事實上,皮膚微生態的門檻固然很高,這并不代表中小企業不能參賽。

        首先,站在巨人的肩上也不失為一個不錯的選擇。等大佬們披荊斬棘鋪出一條路之后,中小品牌在已經鋪好的路上用更快的速度跑起來并非不可。

        換句話說,大企業的玩法是做大而全的菌種篩選,這并不代表大企業能在每個應用領域做出好的產品。而中小企業可以針對自己的強勢方向,“挖”出那么一兩個菌種,找出合適的“益生元”做出產品。成本也不會太高。

        簡單地說,大公司可以門門考80分,小企業可以“偏科”一下,在某一門上考90分就可以了。畢竟,洗護、護膚、抗皺、抗痘、美白等可以實踐的方向多不勝數,甚至可以直接跳出化妝品的領域來做產品

        與此同時,當技術相對成熟的時候,認識微生物、做出產品的成本也在下降。換句話說,大企業在皮膚微生態方面的護城河也會漸漸被填平,中小品牌入局的門檻也會大大降低。

        舉例來說,1983年透明質酸還是一款天價成分的時候,幾乎沒有品牌想到要把這款成分用到化妝品里去(醫美行業除外),普通消費者也用不起。可技術成熟之后,市面上使用透明質酸的大小品牌多如牛毛。

        所以,當技術門檻和技術成本都降低的時候,皮膚微生態護膚品也會迎來“百花齊放”的局面。當然,真花假花就看各家了。

        此外,中小企業還有一條彎道超車的路子:把已有的成品技術往皮膚微生態的研究上靠。

        全麗通過長達24年在植物發酵產物與肌膚微生物的研究,目前已取得超過30款發酵產物的真實實驗室數據與人體測試結果,以及多個體外與人體微生態研究成果。

        換句話說,人家先玩好了微生物領域的發酵技術,等皮膚微生態領域的研究漸漸浮出水面的時候,把發酵技術和皮膚微生態來了一個無縫對接。連方祥銘也表示,“全麗”比較幸運,選對了方向。

        如果說大企業走的是先認識微生物,然后找出益生元,最后做成產品這么一條常規練功路線,那么全麗用已有的發酵成品技術往皮膚微生態上靠,頗有點“逆練九陰真經”的意思,但好在“內功”是同一套路子,打通得比較順暢。


        【獨家稿件聲明】凡注明“醫療人才網www.idpdo.tw”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或音視頻),未經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有侵權,請與醫療人才網聯系;經許可后轉載務必請注明出處,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

        分享到:
        400-800-7652
        服務熱線
        關于我們
        產品與服務
        收費與推廣
        網站特色
        咨詢反饋

        Copyright ? www.idpdo.tw All Rights Reserved

        專注醫療衛生行業人才發展,并提供專業的求職招聘服務! 中國醫療人才網 版權所有 贛ICP備15001056號

        江苏快三推荐号二不同 神秘的百慕达游戏 北京11选5玩法介绍 新疆福利彩票18选7开奖结果 不能吃牌的麻将技巧 捕鱼游戏可以下分吗 水果机全灯奖 快乐10分开奖查询陕西 全民飞机大战破解版 末日之丧尸来袭下载迅雷下载 富勒姆主场城市 欢乐帮APP 北京单场太坑 重庆百变王牌杀号技巧 36选7开奖结果 海王捕鱼打什么获得海王巨奖 2013以太坊价格